名丝瓜视频

冯小满一开始觉得这剧本有点儿奇奇怪怪的。但是一想到剧本原作是漫画, 就觉得理所当然了。很多时候电影票房好不好, 要看这个故事有没有把事情大致说清楚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能否瘙痒到观众的痒点。

这部戏最大的特点就是悬疑跟各种精彩的打斗部分。其实影片虽然看着挺炫的,实际上投资成本就是五千万美金。取外景的部分都少, 基本上全是棚内拍摄。为了呈现出最完美的效果,他们每个人都要进行刻苦的训练。

冯小满自我调侃, 她是四肢发达星人, 对于训练没啥感觉。她还挺乐观的在自己的脸书以及微博上记录下自己每天训练的成果。她的粉丝们将此搜集起来,制成小视频《满姐教你练肌肉》,居然在网上颇受欢迎。

金球奖颁奖礼之前, 她这个大配角跟着《罪恶之城》的主创一块儿跑国内宣传电影的时候,还在台上现场跟詹姆士比赛练起单手俯卧撑来, 搞得后者连连表示压力实在太大了。

比起《罪恶之城》的票房,冯小满其实更关心三月份在国内上市的《暗眼》的票房,因为后者的题材明显不讨巧。她也不知道究竟能够吸引多少人走进电影院。金球奖的效应能否持续到三月份也是一个未知数。况且, 这也是她除了秋以外, 到目前为止饰演的唯一不是杀人机器的角色。

她的粉丝们也担忧她会角色固化,因为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扮演杀手类型的角色了。他们建议她能够拓展戏路。

冯小满十分无奈。在好莱坞, 属于亚裔角色的机会原本就少。亚裔必须身手一流才能够赢得出演机会, 这是目前的现实。想要在别人的地盘上混下去,就必须得遵守别人的游戏规则。现在根本不是她能够开口谈条件的时候。

有她能够胜任的角色她就接, 人总要通过一点一滴的积累才能够取得些微成绩。她才演了几部戏?能让人有点儿印象就谢天谢地了,哪儿来的资本说什么角色固化呢。

用珞珞吐槽一个选秀出身的新人的话来说,你连型都没有, 还转什么型。

当时冯小满听到她的话之后,简直乐疯了。

冯小满甩甩头,将这些担忧都放到了一边,开始专心致志地跟网友互动。她现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视频直播,用这种方式为自己投资的网站招揽人气,顺便也为自己积累人气。她调侃了自己最近进行的训练,表示非常划算,因为她免费学到了很多东西。

她的粉丝们则觉得心疼。因为冯小满对自己下狠心的时候是相当下得了手,一点儿也不把自己当成个年轻的姑娘看。

蔷薇花

冯小满穿着健身背心,得意洋洋地炫耀着自己胳膊跟小腹上的肌肉:“那是,要想美,就得对自己狠一点。”

结束了直播之后,冯小满看着珞珞愁眉苦脸地过来告诉她人间悲剧:“很不幸的是,最终讨论出来的结果是那件高定晚礼服你得掏钱买。不过品牌方面因为你拿到五大红毯最佳着装女星的称号,愿意为你打个折扣。你掏十五万美元就行了。”

冯小满直接蹲在地上捂住胸口:“小姐,十五万美元就行了,我心口痛啊。你让我静一静,我现在必须得冷静一下。”

要她臭美,好端端的借个原价二十万美金的裙子干嘛,那条十万美金的裸色长裙也不错啊!

珞珞同情地看着她:“怎么办呢,谁让你把裙子给摔破了呢。丢不丢人啊,你还是奥运会冠军呢。”

冯小满怒目相向:“我没在比赛场上摔倒过,这才是冠军的尊严!”

她简直快要疯了。加上参加金球奖颁奖礼的另外四万五千美金的开销,为了拿这个最佳女配角的奖项,她差不多得大出血整整掏出二十万美金。她参演《暗眼》拿到手的片酬也就是可怜的三十万美金。这些钱她还得用来支付给公关、给经纪人、给助理以及会计等人的费用。

冯小满花了十五万美金买了条不小心摔破了蕾丝的裙子,然后只能供起来。她咬咬牙一跺脚,毫不含糊地将这条裙子直接拿去拍卖了。临近年底,各种拍卖慈善活动不少,想必这件沾了好运的金球奖礼服,能够卖出不错的价格。不管能卖出多少钱,她都统统捐掉,就当她又献了回爱心。

她联系孙喆处理此事的时候,忍不住表示心疼,真是心口痛的不行。

孙喆知道之后大笑道:“没事儿,我给你多接几个挣钱的活计,赶紧努力把钱给挣回头。”

一个金球奖的奖项让冯小满的身价飞涨。现在她在国内出席商业活动的出场价已经达到了税后一百万。趁着新年期间,她可以多参加几个活动,这对她巩固国内的人气大有裨益。

即使孙喆给她画大饼,冯小满依然心疼她掏出去的十五万美金,她怎么能这么衰呢。这一跤真是史上价格昂贵,她还从来没有摔过这么大的跟头呢。

孙喆倒是意味深长地安慰她:“破财免灾,运气太好的时候多点波折,反而更踏实。小满啊,哥跟你说句实话,你上升的太快,我心里头都有些发慌。你这发展顺利得都让人害怕了。”

冯小满信心满满:“你放心,后面应该还会更顺利。”

随着中国内地票仓的潜力被进一步发掘,属于她的机会肯定会越来越多。说到底都是资本决定市场。她隐隐约约记得前世看过报纸上的一篇文章,说的就是亚洲电影市场重心的转移,原本是日本占据着老大的地位,后来就是中国。与此相对应的,原本好莱坞影视剧中的华人反面角色也稀里糊涂的变成了韩裔。

反正恶心的坏人总要有人当的。不能得罪金主,那就换成好欺负的人吧。

生意人的文化输出就是这么的赤.裸现实。

冯小满心里头估摸着,也许随着华语本土电影的进一步崛起,再过个十年二十年,好莱坞大片想在中国圈钱也就困难了。日本票仓地位的下降一方面与中国市场的崛起有关,另一方面就是日本电影业的飞速发展。他们有自己的卖座片,好莱坞电影对他们的吸引力在下降。

等到那个时候,中国应该能够建立起自己的“好莱坞”吧。别的不说,起码要建立起严谨的电影市场流程规则,而不是所有人都想着去电影市场搞圈钱运动。想挣钱是应该的,但是起码拿出挣钱的诚意来,而不是侮辱了观众的感情再接着侮辱他们的智商。

虽然心里模模糊糊的有点儿概念,但冯小满上辈子对这些事情并不关心,所以具体是什么样子,她也不清楚。

她跟许多说到在这件事上自己推测的时候,对方非常肯定:“那当然了,看看中国的GDP发展速度呀,再看看中国消费习惯的改变,看电影会变成最省钱的消磨时间的方式。”

说到这里,许多忍不住吐槽美国有多不方便:“我现在万分想念我们中国的淘宝等所有的网上购物方式。”

冯小满笑了起来:“可不是么。在国内的时候,我人在家中坐,想要啥就有啥直接送上门。”这在美国根本不可思议。他们完全就没有这个意识。

她跟许多兴致勃勃地分析着社会今后的发展:“说不定以后人家就得照着我们的套路来。上个月时尚大帝不是又去京中宣传大百货了么。源夏也过去帮忙站台宣传。不过我们都不看好买手文化,这压根就跟我们的消费方式不相符。没见商场都成了试衣间了么。”

对于生意人而言,将商品卖出去才是王道。非得一个劲儿地追求自己的“高大上”其实也是一种隐形的文化歧视。从来都是先有市场需求才有市场供应的。

许多点头:“那当然,说到底市场就是逐利的。其余的都是附加值,不能本末倒置。哎,对了,你是不是要回国参加春晚啊。”

冯小满点了点头:“他们联系了孙哥,想让我去春晚跳一支舞,跟小提琴家陈枚合作。现在就是协调时间问题,我没时间参加前面的排练,最多只能参加最后一次大彩排。晚会担心质量,两边还在协商。”

她从奥运会结束退役之后一直在好莱坞发展,这对她的国内市场占有率非常不利。虽然连着两部担任重要角色的好莱坞电影票房都不错,可是这跟立足本土发展又完全不一样了。她只能靠着奖项刷逼格,争取上国内影响力最大的舞台提升自己的人气。

许多笑了起来:“那我就在这边看直播给你加油吧。”春节期间她要上课,不能回国过年。

冯小满也叹了口气,喃喃道:“其实我真的已经很久没在家里过年了。”

春晚的演出酬劳低的可以忽略不计,但这是一次她返家的好时机。为了宣传电影回去不算,因为过年不一样。她妈也会从港城赶到京中,跟她一起过年。

许多笑得厉害:“我发现你所有的生活都是围绕着工作展开的,一切都配合你的工作。”

冯小满点了点头:“是啊,我也觉得是这样。只有这样我才踏实,才不会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。”

许多看着冯小满,皱了皱眉头:“要不,你还是找机会好好休个假吧,我总觉得你实在太累了。”

冯小满笑着摇头:“不,我这人跟别人还不太一样。要是我手里没事做,我反而会彻夜难眠。”

许多叹气:“你这样的人当员工,你同事会恨死你。天生是老板可以拿来树标杆鞭策别人的参照物。你要是当老板呢,你的手下会崩溃。论有一位工作狂的老板究竟是什么体验。”

冯小满大笑,自我解嘲道:“所以我一直都挺讨人嫌的。”

一直到春晚第五次彩排,也就是最后一次彩排时,冯小满才从机场直接奔赴彩排现场。在此之前,她一直跟陈枚通过视频的方式进行沟通配合。她有点儿心虚,总觉得自己大牌耍过头了。

孙喆安慰她:“你这不算什么,好歹你还通过视频练习呢,好歹你还出现在彩排现场了呢。那个谁谁谁,当初就是直接空降晚会现场的,而且还假唱。”

他也是没办法抢出冯小满的时间来参加一次又一次的彩排。因为春晚是在她拿到奖以后才对她发出邀请的,那时候她都已经进《杀戮都市》剧组开始开拍前的专业训练了。难不成让他们这边违约不成?就是这样,还是抢着大年三十刚好是周末,冯小满只要跟剧组请假三天就行。

陈枚也是刚结束了她的演出赶到了京中。两人在演播大厅里拥抱了一下,然后趁着大彩排开始之前见缝插针地开始练习。

有到现场采访的记者抓到了机会问两人的感受时,她们都表示会好好排练,争取在春晚舞台上表现出最好的状态。

记者问她们需不需要倒时差。这两位年轻姑娘都笑了起来。陈枚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笑:“事实上,只要一离开小提琴,我就想睡觉。飞机上没能睡好,实在困。不过没事儿,等到彩排结束我就能回酒店睡觉去了。”

冯小满在边上笑:“我是一路睡过来的,不过刚开始做基本功的时候,我的腿有点儿软。现在动起来感觉好多了。”

记者再追问她的新电影时,冯小满就开始含糊其辞起来:“我扮演的是一位拥有超能力的生物学家。这让我觉得非常兴奋。希望能够在银幕上展示不一样的自己吧。演电影是件非常有趣的工作,因为可以在电影中体验不同的人生。”

她跟陈枚练习了三个小时后,彩排就正式开始了。这一次彩排要录制备播带,除非发生大意外,否则上了最后一次彩排就肯定要在春晚中亮相。

冯小满这一次表演的主要还是烟花跳。没法子,谁让广大人民群众已经将烟花跳传的神乎其神了。她对现场的暖风提出了要求。她表演成功与否得看风,要是有风的干扰,彩带肯定得走形。

孙喆一直陪着冯小满,由他出面负责沟通。他半开玩笑地告诉自己:“没办法,我们家小满就是个一头扎进去就出不来的角色。你要是让她练习艺术体擦的时候,还负责其他事情,她肯定是一脸懵的看着你。她全身心投入进去了,没办法兼顾。”

春晚的最后一次彩排在腊月二十八。结束了彩排任务以后,冯小满也没闲着。她在孙喆的安排下还出席了两个商业活动,好好挣钱。孙喆也调侃她,她这是将拍电影也当成了艺术,跟艺术体操一样,他们都不敢指望她能够借此挣到钱。

冯小满金刚怒目:“别胡说八道,我还想凭借电影好好挣钱呢。”

她的行程紧张到什么程度?春晚结束后她只能匆匆忙忙回家跟妈妈吃一顿团圆饭,然后直接连夜飞日本,拍时尚杂志封面并接受一个专访。《暗眼》会在日本先一步推出,她这么做也是在配合电影宣传了。

春晚正式演出开始前,孟超给她打了电话祝她新年快乐。他今年因为票选的后卫亚军(全明星队替补)想要陪伴女儿,拒绝出战全明星赛,意外成为了替补队员。加上贺天这个赛季一直伤病缠身确定无法亮相全明星赛,他的存在反而成了国内跟这一年全明星赛最紧密的联系。

冯小满笑着鼓励他:“好好加油表现啊!大家伙儿都等着看你表现呢。”

孟超也笑:“你也好好表现啊,全国人民都看着你呢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早上好